名家特集

摄影家王家振作品集

吉林市老摄影家协会王家振简介  王家振,与共和国同龄,吉林市的一位普通摄影人。  他下过乡,当过民办教师,做过文化站站长,后在企业干了十七年工会宣传干部,1992年,调入新闻单

摄影家:王家振
[时间:11-14]    [浏览:]    [放入收藏夹]    [查看评论]

吉林市老摄影家协会王家振简介pYg中国老摄影家协会(CSPA)欢迎您!

  王家振,与共和国同龄,吉林市的一位普通摄影人。pYg中国老摄影家协会(CSPA)欢迎您!

  他下过乡,当过民办教师,做过文化站站长,后在企业干了十七年工会宣传干部,1992年,调入新闻单位,先后当过记者、总编室主任、办公室主任、摄影部主任、编委。pYg中国老摄影家协会(CSPA)欢迎您!

  现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、中国老摄影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,中国老摄影家协会团体会员单位吉林吉林市负责人、吉林市老摄影家协会主席。pYg中国老摄影家协会(CSPA)欢迎您!

  摄影家王家振作品集介绍如下pYg中国老摄影家协会(CSPA)欢迎您!

  爱心建起残疾儿童乐队pYg中国老摄影家协会(CSPA)欢迎您!

  听着乐队的孩子演奏管弦乐《红旗颂》,看着孩子们演奏时的认真劲儿,校长杨淑华和老师们禁不住流下了热泪。pYg中国老摄影家协会(CSPA)欢迎您!

  吉林市船营区特殊教育实验学校的残疾儿童乐队建立于去年年末。杨淑华说,这两年经常在电视里看到那个不知2+1等于几的周舟,成了有名气的音乐指挥家,她就开始研究在学校里系统地开展音乐教育,为这些特殊的孩子们创造一个学习的机会。在资金特别紧张的情况下,教师们宁可少拿奖金,硬是凑了两万多元钱,购置了17件乐器。乐队的成员除了两三个肢体残疾的孩子外,其他孩子都有智力残疾。pYg中国老摄影家协会(CSPA)欢迎您!

  乐队建立没几天,就到了寒假,杨淑华和老师们看着孩子们拿着乐器学习的那如饥似渴的神情,决定乐队不放假,趁热打铁。一个寒假下来,这些平时上课学一个生字都要大半天的孩子们,学会了识五线谱。练了一个多月居然能完整地演奏《迎宾曲》。音乐老师姜岩说校长和我们听着听着,眼泪就流了下来,我们的工夫没有白费。姜岩老师说:“春节放了几天假,正月初十孩子们来到学校,我们发现孩子把学到知识全忘了,那真是急人啊。只有又手把手,一个音符、—个音符地重新教”。pYg中国老摄影家协会(CSPA)欢迎您!

  “没有做不到的,只有想不到。”这是杨淑华经常说的一句话。对于这些智力欠缺的孩子,必须时刻为他们着想,不能有一点疏忽。所以,从事特殊教育的老师,不仅要具备普校教师的条件,还要具有特殊的爱心、耐心、,恒心和高度的责任心。要能应付随时发生在孩子们身上的各种特殊情况。杨淑华说,刚建乐队时,因为孩子们吹奏出的经常是噪音,有一次在练习吹奏时,一个姓高的孩子因为大脑受了刺激,突然发生了抽搐……pYg中国老摄影家协会(CSPA)欢迎您!

  姜岩老师不仅了解乐队里17个孩子的学习情况,对每个孩子的健康情况也是了如指掌,谁演奏时愿意渴,谁到什么时候应该吃什么药,她都记得一清二楚。她说,这些孩子大部分都是智力发展处于持续性迟缓状态,智力水平和能力低于正常儿童,因此,教这些孩子学音乐、学演奏乐器,真是很难。然而工夫不负有心人,在老师们教育下,这些残疾儿童组成的乐队,已经能够演奏出《红旗颂》、《迎宾曲》、《白毛女》等七、八首乐曲,而且不仅仅是合奏,还能按照总谱的要求,进行分奏。pYg中国老摄影家协会(CSPA)欢迎您!

  不管学校来什么什么客人,杨淑华总是先把他们领到乐队去听孩子们演奏。她说,这样能增强孩子们的胆识。今年助残日,市领导和市残联的领导来到学校听了孩子们的演奏,深受感动,一位市领导说:“太好了!我听过很多国内外知名乐队的演奏,然而,只有这支乐队演奏的乐曲听起来才是最让人感动的。”pYg中国老摄影家协会(CSPA)欢迎您!

唱二人转的两口子pYg中国老摄影家协会(CSPA)欢迎您!

  章文波从18岁出道唱东北二人转,一“转”就是17年。说起这17年的台上台下,他“有一肚子的酸甜苦辣。”pYg中国老摄影家协会(CSPA)欢迎您!

  “这些年,我和演出队一起,几乎跑遍了永吉县的大小村屯。成年累月地在乡下‘转’,几乎人们都认识我,很多村民不知我的大名,就按我剃的光头,管我叫‘秃子’。”章文波pYg中国老摄影家协会(CSPA)欢迎您!

  说,戏队每到一个村屯,人们都会问“秃子”来了没有?村民见到文波,有说不完的话,唠不完的嗑。“演二人转能演到这个份,我心里真的是知足了。”“我们县里这个小剧团,还能每年用近5个月的时间搞送戏下乡,已经很不错了,和那些黄的黄、散的散的县团比起来,自己有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去做,觉得活得很踏实。”pYg中国老摄影家协会(CSPA)欢迎您!

  章文波说,在农村演出很苦,经常遇到穷村,演到半夜回住地一看,连个被子都没有是常事。那时就只好浑身打浑身,苍蝇蚊子也就别在乎了。经常因为吃饭坏肚子,一拉好几天。要是赶上演出,就更遭罪了,正演着时“内急”,又下不了场,只好忍,那滋味甭提多难受了。“我们演出一场可以得到团里给的20元补助费,加上400元的月薪,可以有800多元钱的收入。”“比起那些跑野台子在夜总会、大酒店每月收入几千元的‘滚地包’来说,收入要逊色很多。”文波说到这些,很有几分感慨。“可人活着要对自己负责,要对社会负责。光想着挣钱,还叫什么文艺工作者!”pYg中国老摄影家协会(CSPA)欢迎您!

  文波的妻子孙雅杰和他有同样的戏龄,十六七岁时他们双双考到舒兰县剧团,跟师傅学戏。那时到外面演出没有汽车,用牛车拉道具、行李,人只能跟车走,走个几十里路是家常便饭。年纪小,冬天出去演出不知冻哭了多少回。在演出队里,他俩是一副架。雅杰说,当初吸取了别人的教训,找对象就得找同行,不然,就过不长。两口子搭一副架,不仅感情好处理,而且切磋表演也方便。《猪八戒拱地》《回杯记》《马前泼水》等30多出传统的二人转剧目,他们唱得很有自己的特色。但他们演出时从来不改词,不串调。“这传统戏就要讲究个原汁原味”章文波说,“东北二人转是雅俗共赏的地方戏曲艺术。可现在很多‘滚地包’演出时没几句唱词,都是满口脏话,‘春话’连篇。这些真叫人痛心,他们把一个好端端的二人转艺术糟踏了。这是我们二人转艺人的耻辱啊!”pYg中国老摄影家协会(CSPA)欢迎您!

  章文波两口子在团里的安排下也去过北京、跑过包头、到过通化、四平等地演出二人转。“我们演的这些传统戏很受欢迎。而且吃住条件特别好,还可以每场收入500多元钱。”章文波介绍说。孙雅杰说,我和文波有时也想出去自己干,干上几年何苦再挤住这30来平方米的小屋子里。但想到农村那些“宁舍一顿饭、不舍二人转”的那些农民热辣辣的眼睛,我们就不想往外走了。pYg中国老摄影家协会(CSPA)欢迎您!

  一年年在外面“转”的文波两口子,把欢乐给予了别人,却把痛苦深深地埋在了心里。有一次在台上演出,按剧情文波扮孩子,雅杰扮母亲的角色,当文波叫声“妈”唱出了“世上只有妈妈好”时,孙雅杰的眼泪刷地下来了,哽咽着几乎唱不下去了。雅杰说,我一下想到那天下乡临行前和孩子告别的情景,当我问5岁的儿子想不想妈时,儿子一下挣脱了我的怀抱,说了一句“不想”,就扎在姥姥的怀里大哭起来……每当我们回到市里看见别人家的孩子在父母陪伴下逛江沿时,就难过。文波说,我们多想能有个天天能回家的工作,照顾孩子和老人。pYg中国老摄影家协会(CSPA)欢迎您!

  “干啥都不易啊!”文波和雅杰感叹地说: “可我们已经悟了这个道,就得认认真真地继续走下去。”pYg中国老摄影家协会(CSPA)欢迎您!
pYg中国老摄影家协会(CSPA)欢迎您!
 pYg中国老摄影家协会(CSPA)欢迎您!
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联系我们
客服热线:010-63342585
工作邮箱:china_cspa@126.com
工作时间:9:00-17:00
关注我们
版权所有:中国老摄影家协会 © Copyright 2018 备案号:京ICP备1400354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