摄影人物

《活到老学到老》

2020-04-07 cspa18 查看评论

  《活到老学到老》

  作者:韩涛

  今年夏天,我认识了一位有趣的老人。那天我参加张辉的新书《栀子花开》分享会。忽然来了一位老头,中等个子,头顶略秃,头发从四周披挂下来活像一朵大蘑菇,胸前挂着一个大相机。经介绍,得知他叫郭良坤,已经80岁了,当年他和张辉父亲一起共事。

  这次,他是为浙江省《第五届膝关节创伤精英论坛》拍集体照而来的。碰巧他们的会场与我们的分享会只是一墙之隔,张辉就邀他一起吃饭并参加我们的活动。

  我们的宾客来自全国各地,200多人,次日安排爬长城,他自告奋勇给大家当向导拍照片。我与他原本不熟悉,活动结束以后,并没有把他放在心上。可是过了几天,朋友从微信中发来几张照片,着实让我大吃一惊。那些照片来自于非洲,暗红色的土地,游牧部落的民俗风情,褚红色的裸女,在阳光的斜射下,给人以一种强烈的,超现实的震撼。那辽阔而又耀眼的沙漠,那震撼人心的大瀑布,仿佛让人穿越到了大漠孤烟的悠远时代。有些镜头,是从高空拍摄的,一个八十岁的老人,能够千里迢迢到非洲进行摄影创作活动,还通过航拍带回大量的艺术感极强的照片,真是让我惊叹不已。于是我想采访郭老师,我要拜他为师。郭老师到真是爽快,回复说:“好啊,随叫随到”。

  七月初,一号台风吹来,天上乌云密布,风急雨骤,我们驱车前往临海。郭老师请我们到他办公室坐坐。80岁的老人还有办公室?我们怀着好奇来到老地委大院门口,老远就看见他,穿着花衣服,撑着雨伞在等候。我们跟着他进了8号楼。才知道,他的办公室是“台州市老干部摄影协会”,他是这个协会的主席。一个非常宽敞的房间,有一小半被几个大木箱占着,上面还打着封印。郭老说,这些是他历届参加国际摄影展展出的作品。我问:您出国、拍照、办影展,这得花多少钱啊?”郭老却微微一笑,说:“钱花了就对了嘛,本来就是赤条条来,将来还是赤条条去。”我感叹,郭老真是爽快!

  郭老师是临海康谷人,他自幼好学上进,1953年考上台州中学初中部,1956年免试升入高中部,1958年暑期进入浙江省体训队,赴余杭省军区教导大队学习射击,1959年考入杭州大学,1965年调到三门中学当教师,兼团委书记。

  文革结束,百废待兴。郭老师的正直和能力受到组织的关注,先后派他到教育、广播电视和电大等部门担任领导,开拓工作,他样样都做得非常出色。后来由于他不同意在自己单位为领导安置亲友,被排斥出工作岗位。

  退休以后郭老师并没有纠结于过去那些陈渣烂事,而是调整好自己的心态,积极迎接新的生活。2002年,在他65岁的时候,他做出了一个惊人之举: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研讨班进修摄影去了。他说,自己在年轻时就酷爱摄影,原本就想报考清华大学,却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如愿,但梦想一直在。这次进修他花了二万多元,历时七个月。他说,在研讨班认识了很多摄影界的专家和知名人士,大开了眼界,摄影技术也大有长进,并加入了中国老摄影家协会。

  此后,他成了专业摄影师,有的单位有重要活动都要请他去摄影记录留档。台州市老年大学聘请他为摄影教师。近几年来,丽水国际摄影展他几乎每届都要送展。同时还组织会员一起去参加活动。他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,趁现在身体尚可,要到处去走走看看,要用镜头记录美丽的世界,与大家一起分享。他热爱祖国的河山,他的足迹遍及祖国的山山水水,东至海岛边陲港澳台,西至天山南北。南至天涯海角,北及中俄国门。近年他还迈出国门,历尽艰辛,博览世界。时至今日,他的护照已经换了两本,东南亚、韩国、欧洲、澳新、尼泊尔、阿联酋、俄罗斯等。

  他说,现在有些人说中国这不行那不行,其实到国外看看就知道,还是我们中国好,像东南亚,汽车背上的货架里还坐人,公路还是沙石子的,社会发展与中国相比,相差不是一点点。

  去年,郭老师去了非洲的肯尼亚、坦桑尼亚,今年他第二次踏上非洲的土地,南非、纳米比亚、津巴布韦、赞比亚等国。说着,郭老师打开笔记本电脑让我们欣赏他拍回来的照片。他说,感触最深的是纳米比亚达马拉与辛巴民族,它是纳米比亚境内最后一个半游牧民族。辛巴族女子的辫子由红泥、奶油以及羊毛编成。我们看到,照片里女子的身上都涂着厚厚的红泥与奶油,大家俗称为“红泥部族”。郭老师说,这里的人住着用泥巴糊起来的小屋,长年不穿衣服,南半球现在是冬天,我们都穿着羊毛衫,他们却光着身子在烤火,看了真让人震惊、不可思议。小土屋仅十多平方,却住着十来个人,地上有几张羊皮,就是一家人的床,生活极其简陋,没有锅灶,一堆露天的柴火用来做饭,也没有餐具,用手抓来就吃,一次郭老师给了小姑娘二颗巧克力糖,她立即转身送给她妈妈,令他感动不已!

  “接下去有什么外出计划?”我问郭老师。他说,十月份要去北欧走走,签证都办好了。

  我对郭老师的航拍机很感兴趣。访谈结束,我提议郭老师把航拍机拿出来一起去玩玩,没想到郭老师巴不得我们陪他一起玩。我们来到灵湖边上,我和郭老师一起把航拍机安装起来,看着郭老师手持遥控器,熟练地让航拍机飞上高空,从显示屏上我们看到一幢幢高楼大厦变成了一个个小模型,我们像小孩子一样欢呼雀跃。

  和郭老师一起太好玩了。郭老师说,活到老,学到老。这种精神值得学习。他说的:做人赤条条来,赤条条去,落得潇洒一点。此话正合我意。


标签:
联系我们
客服热线:010-63342585
工作邮箱:chinacspa@126.com
工作时间:9:00-17:00
   关注我们
版权所有:中国老摄影家协会 © Copyright 2018 备案号:京ICP备14003543号 公安部备案号:11010102003668